中国与巴基斯坦教育提升国家竞争力的比较

发布时间: 2011-07-04      访问次数:

中国与巴基斯坦教育提升国家竞争力的比较

--基于WEF全球竞争力教育、培训、创新指数的分析

孙龙存

(徐州师范大学 教育科学学院江苏 徐州 21116)

[关键词] 国家竞争力;教育指数;培训指数;创新指数

[摘  要巴基斯坦教育整体水平落后于中国,似乎不会成为中国学习的对象,但从WEF全球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中的教育、培训与创新指数入手,对中国和巴基斯坦进行比较分析会发现,巴基斯坦在教育质量和创新能力方面值得中国学习。教育指数方面,中国教育的在数量硬指标上占据绝对优势,然而,在反映教育质量的某些指标上却落后于巴基斯坦。创新指数方面,中国的创新能力整体上要优于巴基斯坦,然而,在科学研究机构的质量、科学家与工程师的可获得性、创新能力等关键指标上巴基斯坦却有独到的优势。故而,中国应认清自身教育发展的短板和借鉴巴基斯坦教育发展的优势,重视有质量内涵的教育发展,注重根植于优良传统的创新。

 

中国和巴基斯坦一直友好相处,保持着密切的文化往来。巴基斯坦是唯一将“中国是巴基斯坦的坚定盟友”写在小学课本上的国家[1],研究巴基斯坦教育状况有利于发展中巴友谊。自“印巴分治”以后,殖民者给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新国家留下“克什米尔问题”像其他世俗的“穆斯林”国家一样,殖民者培养的徒弟并没有按照伊斯兰的规则办事,使独立后的巴基斯坦至今被穷困所缠绕,尤其是学校教育。巴基斯坦的教育一直比较落后,毋庸质疑,中国的教育发展水平整体要优于巴基斯坦,然而,难道巴基斯坦的教育就没有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吗?

一、中巴基于WEF全球竞争力若干指数的比较

世界经济论坛(WEF)开发的国家竞争力指标体系是全球非常著名国家竞争力分析工具之一。在2006年以前,主要采用由杰弗里·萨奇斯(Jeffrey • Sachs)和约翰·迈克阿瑟尔(John  Michael Arthur)开发的竞争力增长指数来评估各国的竞争力。后来做了调整,出于将多种驱动生产力的因素纳入更具有广泛性的竞争力指标之中的目的,使用了由泽维尔·萨拉-伊-马丁(Xavier • Sara - Iran - Martin)为WEF开发的一个指标。在《全球竞争力报告》(2006-2007)中,把全球竞争力指数(GCI)用作世界经济论坛的主要竞争力指标。这个指标由包含一套综合性更强的增长影响因素的九大支柱构成,即制度、基础设施、宏观经济、健康与基础教育、高等教育与培训、市场效率、技术准备、企业成熟度、创新。GCI将各国划分为三个特定的阶段:要素驱动、效率驱动和创新驱动,每个阶段都意味着经济运行的复杂程度的上升。这九个支柱被组合成三个分指数,每个分指数对特定的发展阶段都是至关重要的:(1)基本条件分指数,组合了那些对处于要素驱动阶段的国家(地区)有着最关键作用的支柱(制度、基础设施、宏观经济、健康与基础教育);(2)效率强化因素分指数,包括了那些对处于效率驱动阶段的国家(地区)有着关键作用的支柱(高等教育与培训、市场效率、技术准备);(3)创新和成熟度因素分指数,包含了对处于创新驱动阶段的国家有着关键作用的支柱(企业成熟度、创新)。[2]

教育和培训正成为国家竞争力的重要驱动要素,要在全球市场展开竞争和保持实力,提高劳动力的人力资本禀赋至关重要,即劳动力必须拥有学习新知识的通道,在新方法和最新的技术操作方面得到经常性培训。《全球竞争力报告》(2006-2007)覆盖了125个国家(地区)的GCI排名。这里主要把高等教育与培训和创新两大支柱中的教育、培训和创新指标析出来对中国和巴基斯坦进行比较,以寻求巴基斯坦的教育与培训及其创新能力给于中国的借鉴意义。

表一:基于WEF全球竞争力教育、培训与创新指数的分析表(2006-2007)

中国

巴基斯坦

指数代码

指数名称

排名

指数分值

排名

指数分值

第四支柱:健康与基础教育

4.09

基础教育毛入学率(硬指标)

48

94.6

112

66.2

第五支柱:

高等教育与培训

A.教育的数量

5.01

中等教育毛入学率(硬指标)

84

72.5

112

27.2

5.02

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硬指标)

77

19.0

106

3.0

B.教育的质量

5.03

教育系统的质量

87

3.0

74

3.2

5.04

数学与科学教育的质量

62

4.1

85

3.4

5.05

管理学院的质量

92

3.4

71

3.9

C.在职培训

5.06

专业研究与培训服务的地方可利用性

46

4.2

83

3.4

5.07

员工培训的广度

76

3.4

91

3.1

5.08

公立学校的质量

54

3.7

79

2.9

第九支柱:创新

9.01

科学研究机构的质量

63

3.7

62

3.7

9.02

企业在研究与开发方面的支出

39

3.6

51

3.3

9.03

大学/产业的研究合作

27

3.9

61

3.1

9.04

政府对先进技术产品的购买

21

4.4

47

3.9

9.05

科学家与工程师的可获得性

86

4.0

78

4.2

9.06

实用专利(硬指标)

57

0.3

78

0.0

9.07

知识产权保护

74

3.3

79

3.2

9.08

创新能力

43

3.6

38

3.7

表一数据来源:奥古斯托·洛偑兹-克拉罗斯,迈克尔·E·波特,克劳斯·施瓦布:《2006-2007全球竞争力报告-创建良好的企业环境》,经济管理出版社,2007年版。

 

 

从WEF《全球竞争力报告》(2006-2007)报告中可看出,总体方面。中国和巴基斯坦都处于还较低的第一阶段要素驱动阶段。中国继续其始于2002年的下降趋势,2006-2007年竞争力总体排名在125个国家或地区中排名54,与2005-2006年的117个国家或地区排名48相比,下降了9个名次。此年度的下降尤其受到了较高的腐败水平、较低的买方成熟度评价和对劳动关系的忧虑等的驱动。此外,中国还受到较弱的财产权利、较差的董事会治理、较低的管理教育质量以及较困难的贷款利用等因素的困扰。从BCI活力评价来看,中国的活力比率自2001年以来都在倒退,2006年BCI排名64,活力分值为-0.1,在中等收入国家(地区)中居于中下水平,其企业环境质量和企业先进性都出现了衰退。与巴基斯坦一样,中国最新技术的渗透率还很低,但由于这些最新技术在其他国家正更为迅速的普及,所以中国在这类指标上的排名已经比较落后。调查反馈已经表明继最初对低工资的利用机会所表露出的勃勃生机之后,人们对中国竞争力的忧虑不断加重。而巴基斯坦2006-2007年竞争力总体排名91,比上个年度上升3个名次;其BCI排名67,比2002年上升了47个名次,上升幅度非常大,在低收入国家中巴基斯坦显示出了非常高的活力比率,巴基斯坦的改善集中在企业环境的提升方面,这或许是该国雄心勃勃的国家竞争力的体现。[3]

1.教育指数比较。在教育数量方面:基础教育毛入学率中国排名48,巴基斯坦排名112;中等教育毛入学率中国排名84, 巴基斯坦排名112;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中国排名77,巴基斯坦排名106。这几项教育的硬指标中国整体比巴基斯坦占据较大优势,这反映了中国在教育的硬指标要求方面做得比巴基斯坦好,然而中国采取了人口控制政策,而巴基斯坦没有,如果把这些因素考虑在内,中国的这些硬指标对巴基斯坦的领先地位可能会打一些折扣。在教育质量方面:教育系统质量指标中国排名87,巴基斯坦排名74,巴基斯坦领先中国13个名次;数学与科学教育的质量指标中国排名62,巴基斯坦排名85,反映了中国在数学和科学教育开发与培养方面占据领先地位;管理学院的质量指标中国排名92,巴基斯坦排名71,巴基斯坦领先中国21个名次,反映了巴基斯坦的管理院校能更好地服务于经济发展。综合而言,教育指标方面,虽然中国的基础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入学率远比巴基斯坦高,但按国际标准仍是很低的。中国的基础教育硬指标最好,高等教育硬指标最低,这也反映了中国近些年来狠抓义务教育的成效,而巴基斯坦各项教育硬指标均比较靠后,反映了巴基斯坦教育数量发展上的整体滞后。尽管中国教育的在数量指标上占绝对优势,然而,在反映教育质量的某些指标上却落后于巴基斯坦。

2.培训指数比较。在职培训方面,专业研究与培训服务的地方可利用性指标中国排名46,巴基斯坦排名83;员工培训的广度指标中国排名76,巴基斯坦排名91;中国排名54,巴基斯坦排名79。综合而言,在培训指标方面,中国在各项指数均优于巴基斯坦,反映了中国比巴基斯坦更注重对企业员工的在职培训,能更好地保证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这可以从中国的经济发展程度远远优于巴基斯坦这一状况反映出来。

3.创新指数比较。在创新支柱方面,科学研究机构的质量指标中国排名63,巴基斯坦排名62,巴基斯坦稍占据优势;企业在研究与开发方面的支出中国排名39,巴基斯坦排名51;这两项反映了中国在科研经费投入虽优于巴基斯坦,但研究机构的质量保证方面却略逊于巴基斯坦,说明中国科研经费的产出与效益比还相对不够高。大学和产业的研究合作指标中国排名27,巴基斯坦排名61;政府对先进技术产品的购买指标中国排名21,巴基斯坦排名41;这两项指标中国要优于巴基斯坦,反映了中国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是强项。中国科学家与工程师的可获得性指标中国排名86,巴基斯坦排名78,巴基斯坦领先8个名次,反映出巴基斯坦偏重高等教育,注重对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培养;实用专利指标(硬指标)中国排名57,巴基斯坦排名78;知识产权保护指标中国排名74,巴基斯坦排名79,两国都比较靠后,这反映出两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量都不够到位;创新能力指标中国排名43,巴基斯坦排名38,巴基斯坦领先中国5个名次,这反映了巴基斯坦的创新能力要比中国强。综合而言,创新指数方面,中国的创新能力整体上要优于巴基斯坦,然而,在科学研究机构的质量、科学家与工程师的可获得性、创新能力等关键指标上巴基斯坦却有独到的优势。

二、巴基斯坦教育竞争力指数对中国的启示

国家的繁荣最终取决于竞争力,而竞争力则表现为一个国家借以利用其人力、资本和自然资源的生产力。提高竞争力的国家战略必须立足于对竞争力诸多基础条件的明确理解。“竞争是一场马拉松比赛,而不是短距离的赛跑。”[4]对以上指标的分析不只是为了简单的对两国的教育进行定位,而是为了让中国对自身发展有更清醒的认识,在一个我们认为整体上比中国发展落后的国家,他们也有优于我国的地方,要从中获取激励中国提升国家竞争力,促进经济发展更加繁荣的动力。

1.重视有质量内涵的教育发展

从上文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到,相比巴基斯坦,中国在教育的硬指标方面占据绝对优势,但在教育质量方面则被一个经济发展程度并不高的国家超越。巴基斯坦不断增加教育投资,特别重视发展高等教育,2002-2003年度教育预算总额为698.74亿卢比,收支平衡的发展预算27.70亿卢比(4%)及经常性预算627.7亿卢比(96%)。 2002-2003年度的教育总预算是国内生产总值百分之1.7私人教育占GDP的份额是国内生产总值百分之0.6(经济调查2002-2003)。[5]巴基斯坦《2009年国家教育政策》提出将20%的教育预算用于高等教育,以将高等院校入学率从目前的4.7%提高至2015年的10%。巴政府计划将教育预算占GDP的比重从目前的2.5%提高至2015年的7%,[6]以大幅增加对教育的投入,改善人民文化水平,促进社会稳定和增强国家发展后劲。

巴基斯坦积极寻求国际援助和合作发展自己的科学和技术事业,在国外的专家和学者,共享科技成果,科技信息和设备。巴基斯坦同国外有许多国家订有双边和多边科技交流计划,这些国家既包括发达国家也包括发展中国家,例如:美国、英国、西德、西班牙、中国、阿根廷、罗马尼亚和苏丹等。[7]为了迅速改变高级科研人才缺乏的状况,巴基斯坦从1988年开始执行一项高级科研人才培养的计划。这个计划是挑选优秀大学毕业生和在职的科研人员到国外著名大学就读,学习政府科研规划所确定的高技术学科。该计划第一、二阶段共选送了800名访问学者和700名大学毕业生到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学习;第三阶段,又选送了800名。国家选定了15个高技术项目,主要是通讯、激光、光纤、计算机、电子元件、自动化、机器人、基因工程、再生能源、海洋学、航天、原子能等。[8]

科学研究的质量是一个国家科技发展的坚实后盾。巴基斯坦一直十分重视科学研究机构的建设,大学里设置了研究机构,以保证培养出国内第一流的科学家。目前大学里设置了8个高级研究中心。这些研究中心进行定向的、高水平的教育和研究计划,并直接承揽各个行业提出的研究项目。此外,大学还设立了6个社会研究中心,目的是研究现代各类社会以及巴基斯坦十分感兴趣的社会形式。巴基斯坦这几年能有如此快的发展,得益于重视高等教育,注重科学研究机构质量,培养了一大批的工程师和科学家。教育事业的发展为巴基斯坦培养了一大批经济发展必需的科技人才,为巴基斯坦经济的发展和综合国力的提高储备了人才力量。

近些年来,尤其伴随着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我国教育事业偏重了量的增加,而对质的保证有所忽视。我们要意识到入学率提高只是反映了受教育群体数量的增加,而最根本的应该是教育质量的提升。如果不能伴随相应的教育质量,入学率仅是一些毫无意义的数字而已。“质量是教育的生命线”,“提高质量已成为全球教育发展的主题”。提高教育质量关键的是如何真正践行,落到实处。要牢记奠定清华校格的教育思想家梅贻琦先生的“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乃有大师之谓也[9]的至理名言,走出办教育只顾硬件建设,而忽视软件建设的误区。不要只顾造豪华大楼、建奢侈大门,做面子工程、形象工程;不要一味的走规模扩张,搞数字崇拜,而要注重教育的内涵发展,软件建设的完善。

目前我国已对提高教育质量有所认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了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教育发展观和以全面发展为核心的教育质量观把促进教育公平作为国家基本教育政策,把提高质量作为教育改革发展的核心任务,以实现更高水平的普及教育,形成惠及全民的公平教育,提供更为丰富的优质教育,构建体系完备的终身教育[10]为了完成这一宏伟目标,要把提高教育质量做为长效机制来抓,注重教育质量内涵发展,明确教育质量标准,完善教育质量保障体系。

2.注重根植于优良传统的创新

科技创新能力是一个国家科技事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是国家竞争力的核心,是强国富民的重要基础,是国家安全的重要保证。巴基斯坦建国29年便培养出了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而中国建国已经60周年,教育硬指标大大强于巴基斯坦却没有培养出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这不能不让人深思。巴基斯坦只所以能在创新的若干核心要素指数上优于中国,便在于她把创新根植于优良传统之上。“传统是树根和树干,创新是枝叶和花果”巴基斯坦社会科学家伊克巴尔·艾哈迈德Iqbal Ahmad)认为穆斯林世界的现代教育是“西方的移植物”,在移植的过程中,老传统中有用的东西被丢掉了,即便穆斯林世界最好的大学也只是西方大学的一个翻版。在对这一现象作出的反应中,传统的穆期林大学已把自己限制在想象中的过去年代,即一个宗教的年代。欲重建创新的大学必须重拾伊斯兰的优秀传统,对伊斯兰遗产和南亚文明的继承中寻找出符合现代需要的人文和评判价值的学校。“行动基于如下的假设,一件新生事物只有继承原有传统、并且真正有根基时,才能站住脚跟。”[11]伊斯兰崇尚知识,鼓励求知,奖励有学问的人。《古兰经》中,有关这方面的经文举不胜举,真主启示:“你说:有知识的人与无知识的人相等吗?只有理智的人才能觉悟。穆圣说:求知对穆斯林男女都是天命。”“求知须从摇篮到坟墓。圣训是对《古兰经》的阐释与补充。从《古兰经》文和圣训中,们认识到,求知,即学习、接受教育对穆斯林是一种强制性的天命,而且,要求穆斯林男女从小到老,终身学习、接受教育。[12]

另外,为了鼓励创新,巴基斯坦对待具备创新能力的优秀人才从社会地位及经济待遇上都给予极高的规格。巴基斯坦《1998-2010教育政策》(Education Policy 1998-2010)规定“为了吸引优秀人才,留住合格教师,大学教师会获得数倍于普通群体的薪酬。”[13]巴基斯坦高等教育委员会主席阿塔·若赫曼教授(Atta-Ur-Rahman)在谈到巴基斯坦如何来创建一个创新型和知识型社会时说,巴基斯坦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这样的国家,一个研究型的教授的工资是一个政府官员收入的三到四倍。[14]

巴基斯坦重视高等教育、科技人才,注重对科学研究的投入,其科学家与工程师可获得性一项指标比中国这一指标高了8个名次,这足见其对智力投资更为重视。创新支柱对那些已经达到高技术前沿领域的国家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该支柱是持续发展的驱动力量。企业必须设计出尖端产品和生产流程,才能维持其竞争优势。这就需要一种有助于创新活动的、由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共同支持的环境。这就意味着研究和开发方面充足的企业投入、高质量的科研机构、大学和产业之间的良好合作研究以及充分的知识产权保护。

创新是对传统的超越与否定,一个缺乏创新的文化必然是僵硬的,失却活力的文化,一个丢掉传统的创新必然是浅薄的创新和没有长久生命力的创新。我国具有丰富而悠久的文化、教育传统,创新必须要根植于优秀文化、教育传统,在对待外来文化与国际教育理论时,不能机械的移植照搬,而要充分考虑我国的教育传统与现实土壤,实现合理的本土化与本土生长。

自威廉·冯·洪堡(Wilhelm von Humbolt)把研究纳入现代大学理念以后,“科研”便成了现代大学的职能之一,“洪堡认为大学应直接促进德国国家和科学的发展。这种革命性的观点在国家支持的大学中产生,主要是把科学和学术纳入到国家的发展中。”[14]中国大学欲挤身世界一流大学行列,必须提高科研质量,生产出原创性、创新性强的科研成果。追求原创性必须回归原创之思,超越概念思维,进而回到象思维的视角,重新体悟和领会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范畴[15]我们认识到中国传统的基础性价值、作用和意义,加强自主创新,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核心发展战略获得了新的时代力量。中国应该在科研投入、提高科研机构的质量、保护知识产权、提高创新能力等方面加大力度,以使中国的国家竞争力获得持续动力。

 

[参 考 文 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