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研究

发布时间: 2011-07-04      访问次数: 287

吴光亭

(徐州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江苏徐州,221116)

摘要: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的核心目标是全面提高英语教师的教学科研能力和大学生的英语综合应用能力,采取的主要措施是大力资助和实施教师持续职业发展项目、自主学习中心项目、学术会议项目、科研立项项目、科研期刊项目和国际顾问培训项目。第一阶段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功,第二阶段改革仍在进行之中,但已初见成效。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与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殊途同归,对进一步推动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具有重大借鉴意义。

关键词: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启示。

1.引言

由于政治、经济、历史等诸方面的原因,巴基斯坦高等院校的英语语言教学一直被教师教学水平持续下滑、课堂教学质量费时低效、教师在职培训严重缺位等诸多问题困扰。为了摆脱这种困境,推动高等教育改革,2004年7月巴基斯坦高等教育委员会(Higher Education Commission)正式启动了英语语言教学改革项目(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Reforms Project),旨在全面提升高校英语教师的教学科研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与高校学生的英语应用能力。2002年我国教育部正式启动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工程,2004年1月30日高等教育司发布了《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试行),提出开展以培养和提高学生英语综合应用能力(尤其是听说能力)、自主学习能力和综合文化素养为目标的大学英语教学改革要求,并于2月开始在全国180所高校进行改革试点工作。通过对比分析,我们发现中巴教改的根本目标相似,但是教改的路径与方法似乎相去甚远。我国的大学英语改革着眼于改革课程设置、教学模式、教学评估和教学管理,而巴基斯坦的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则着力于提高教师的教学水平和科研能力。本文拟先介绍和分析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的背景、措施、成果、特点和缺陷,然后以此作为基础审视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现状,思考该教改带给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启示。

2.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

2.1 教改背景

2.1.1 高等教育改革

巴基斯坦高等教育被忽视了几十年,是全世界高等教育最落后的地区之一,没有一所高校进入全球500强(Hayward,2009)。改革之前,巴基斯坦高等教育的基本特征是高校数量少(1998年之前全国仅有高等院校18所);师资力量薄弱(只有23%的教师具有博士学位),教学不受重视,科研活动几乎没有;基础设施陈旧(同上)。尽管巴基斯坦联邦政府早就意识到高等教育存在的危机,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力图改革处于崩溃边缘的高等教育系统,但是真正意义上高等教育改革始于2002年。

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为了抑制伊斯兰基地组织恐怖势力的滋长,美国及其西方联盟对巴基斯坦提供了大量财政援助,教育成为援助重点”(金帷,2007)。美国政府认为巴基斯坦教育系统的落后与低效关切到美国在南亚地区的近期和远期利益(Kronstadt,2004)。布什政府指出美国在南亚地区的首要目标是打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地区的恐怖主义,清除这些地区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而教育对巴基斯坦发展成为一个温和的民主国家至关重要(转引自Kronstadt,2004)。在此背景下,美国国际开发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于2002年8月与巴基斯坦联邦政府签订了一份期限为5年援助金额多达10亿美元的双边协议。该项协议旨在推动巴基斯坦教育系统改革,全面提高教学质量,特别是俾路支省(Baluchistan)和信德省(Sindh)其中最主要的援助项目是教育部门改革援助项目(Education Sector Reform Assistance)。据报道,美国国际开发署为该项目设定的预算是7.77亿美元。据统计,截止到2006年,美国向巴基斯坦提供的教育改革资助共计2.65亿,其中8700万美元用于高等教育改革(金帷,2007)。此外,作为美国盟国的欧洲国家和日本也都纷纷解囊相助。这一切为巴基斯坦推动高等教育改革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穆沙拉夫领导下的巴基斯坦联邦政府迅速抓住了国际援助的机遇,大力增加对高等教育的财政投入,迅速推进高等教育改革。自2002年开始,巴基斯坦政府不断提高对高等教育领域的财政拨款。2006年,政府对高等教育的财政投入就达到4.49亿美元,是2002年财政拨款的8倍。2002年9月,穆沙拉夫政府设立了地位独立经济自主的高等教育管理机构高等教育委员会(Higher Education Commission),任命原巴基斯坦科学与技术部部长阿塔.乌尔.拉赫曼为主席,具体负责高等教育管理和改革事务。成立伊始,高等教育委员会就制定了《高等教育中期发展纲:2005-2010》,工作重点是建设师资队伍,改善教学质量,提高入学率。为了实现改革目标,拉赫曼提出了三项重大改革措施:扩大博士招生、聘请海外学者和开展国际合作(金帷,2007)。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是此次高等教育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由高等教育委员会设立的国家英语委员会负责实施。

2.1.2 英语语言教学

巴基斯坦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的国家,几乎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语言,其中乌尔都语被巴基斯坦联邦政府确定为国语。但是,巴基斯坦曾是英属印度殖民地的一部分,长达200余年的殖民统治使“英语早已融入巴基斯坦政治、经济和文化”(官忠明,2002:59),这使英语在独立之后的巴基斯坦仍然保持着官方语言的地位。由于政府机构和社会阶层没有改变,英语依然在巴基斯坦权利领域和上层社会保持着特殊地位。政府文件、大部分学术文献、重要官方和民间刊物继续使用英语 (杨翠柏、李德昌,1999:320)。因此,通晓英语是巴基斯坦人跻身权利阶层和获取高薪职位的首要条件。

独立之后,巴基斯坦联邦政府延用了英国殖民统治者遗留下来的分流教育体制:英语学校和本土语学校。英语学校是培养精英阶层的私立贵族学校,仍然使用英语教授所有科目,国语乌尔都语仅被当作一门外语课程。近20年来,面向非精英阶层的私立英语学校纷纷建立,而且数量一直在迅速增加。这些学校的学生主要来自中低收入阶层家庭,使用的教材通常是原版教程。但是,与贵族学校相比,这些学校的教师和学生的英语水平都比较低。本土语学校是指提供免费教育的公立学校,主要使用乌尔都语教学,英语仅作为一种外语教授。只有少量收费且实力雄厚的公立学校使用英语教学,如邦联政府所属学校和军事训练学院(cadet colleges)(Shamim2011:237)。这些军事院校的教学目标是培养管理国家的精英,正式交际语言是英语,禁止使用本土语言。

“由于英语与权力、地位、财富联系在一起”,巴基斯坦统治阶级出于政治目的“在政策和言辞上支持乌尔都语”,“实际上支持英语”;“讲乌尔都语的中、下层阶级以社会公正的名义反对英语”,但是“从内心深处看重英语,对乌尔都语比较冷淡,有时候甚至还有些轻蔑” (官忠明、王锐俊,2004:64)。1999年10月,支持美国政策的穆沙拉夫上台执政,巴基斯坦联邦政府支持英语的立场格外明显。该政府的教育部前任部长Jalal (2004: 25)曾公开强调英语教育是“公众的迫切需求”,“如果师资允许”英语教学应该从一年级开始(转引自Shamin2011)2007年,巴基斯坦教育白皮书再次强调“英语应该成为所有公立学校的必修课程,从一年级开始教授”,同时指出“除了初中和高中科学与数学课程用英语教学外,所有科技学院和大学都应以英语作为教学语言”(Aly2007:54)。

尽管如此,巴基斯坦学校英语教学仍然面临许多困难和问题。其中最突出的问题是师资水平低下,教学模式落后。周戎(2004)曾经指出在巴基斯坦只有百分之五左右的人粗通英语,而能够流利使用英语的人只有百分之一左右。Shamim (1993) 发现公立初级中学和私立非贵族初级中学的英语教师主要是在“做课”(doing a lesson)或者“做语法”(doing grammar)(转引自Shamin2011)。所谓“做课”主要是指一种程式化英语教学模式:首先,教师或者学生朗读课文;然后,教师使用乌尔都语或其它本土语解释课文,用英语或本土语解释生词;最后,教师让学生做课后练习。Shamim & Allen(2000)研究发现英语学校和乌尔都语学校(小学和初中)的英语课堂活动类型和互动模式大致相同,例如教师控制课堂教学活动,强调语言形式;大量使用黑板,极少使用其它视觉辅助教具。Aly (2007) 指出巴基斯坦英语教学面临的突出困难是缺乏训练有素精通英语的教师和教学资料。此外,Shamin (2011) 认为基于社会阶层的分流教育体制、缺乏统一的持续的战略性实施计划和详细完备的国家语言政策也是导致巴基斯坦英语教学成绩差强人意的重要因素。因此,改革英语语言教学,提高学生英语水平成为巴基斯坦教育改革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

2.2 措施与成就

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分两个阶段展开。第一阶段始于2004年止于2009年,是改革的试点阶段,在提高教师教学水平和科研能力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第二阶段始于2010年止于2013年,是改革的全面实施阶段,也是对第一阶段改革工作的延续和加强。为行文方便,我们也分两个阶段介绍此次教改所采取的措施和取得的成果。

2.2.1第一阶段改革的措施与成果

    第一阶段改革的目标比较笼统,即提高教师教学水平和和科研能力,即此次教学改革的核心目标。为实现该目标,国家英语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English)指导各分委员会主要开展了三项工作:资助英语语言教学(ELT)学位课程、研讨班和研讨会,建立自主学习中心和资助英语语言教学学术会议。这些改革项目的参与者均是公立高校及公立高校的英语教师。

本阶段教学改革所取得的成果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英语语言教学能力发展项目(ELT Capacity Development Programs)成绩斐然(详见表1)。该项目由国家英语委员会直属的师资发展分委员会具体负责,以国际奖学金和国内奖学金方式实施,共计资助1559名高校英语教师进修和培训。国际奖学金共资助3名教师在国外高校攻读英语语言教学方向学位,其中博士一名,硕士两名。需要说明的是,这三个国际奖学金均非全额资助。国内奖学金共资助1556名教师在国内接受持续职业发展(Continuous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培训,其中125名教师参加了期限为1-2年的专业学位进修课程项目,1431名教师接受了期限为1-4周的短期课程培训。这些课程均由中标的国内高校英语院系负责课程设计和具体实施。第二,学术会议资助项目也初见成效,共资助召开了8场学术会议。其中,国际会议3场,由位于卡拉奇(Karachi)的阿加卡恩大学(Aga Khan University)承办;国内会议5场,即巴基斯坦英语语言教师协会会议(SPELT Conference)。第三,自主学习中心(Self Access Center)资助项目进展顺利,已经完成2个建设项目。自主学习中心旨在借助计算机和英特网为学生提供海量英语语言学习材料(包括影印练习题、语言学习软件等),以帮助和引导其独立自主地进行英语语言学习与训练。第一个由计算机、英特网和其它现代设备构成的英语自主学习中心设在伊斯兰堡(Islamabad)的阿拉玛伊克巴尔开放大学(Allama Iqbal Open University);第二个自主学习中心建在木尔坦(Multan)的巴哈丁扎卡里亚大学(Bahauddin Zakariya University)。这两所大学分别获得英语语言教学改革项目资助启动资金200万卢比。

表1.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第一阶段英语语言教学能力发展项目成果统计表

第一阶段英语语言教学能力发展项目成绩统计表

项目名称

04-05

05-06

06-07

07-08

08-09

总数(人)

师资发展

228

165

199

84

28

704

TEFL\TESL\TESOL硕士学位\文凭课程

0

22

27

29

50

128

科研与出版

N.A

50

N.A

96

99

245

测试与评价

N.A

105

32

N.A

26

163

课程与教材开发

6

94

110

N.A

N.A

210

计算机辅助语言学习

N.A

57

30

N.A

22

109

总计(人)

234

493

398

209

225

1559

2.2.2第二阶段改革的措施与成果

    2010年4月,第二阶段改革全面展开。这一阶段改革的目标比较具体:第一,对高校英语语言文学教师进行长期或者短期英语语言教学培训,以期使之掌握最先进的教学方法和教育理念,提高其职业发展能力;第二,对高校英语语言文学教师进行科研技能培训,为其通过学术会议和学术期刊发布科研成果提供便利,以期提高其科研能力;第三,对高校英语语言文学教师进行计算机辅助语言教学培训,在公立大学建立自主学习中心,以期促进现代信息技术在英语语言教学中的应用;第四,对高校英语语言文学教师进行测试设计与实施技能培训,以期使之掌握最新的可信有效的测试技术,以满足教学评价需要。

为顺利实现上述各个目标,国家英语委员会制定了一份具体而详尽的工作计划 (详见表2)。该计划所安排的工作内容涉及六个方面:长、短期持续职业发展(Continuous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自主学习中心、学术会议、科研期刊、科研立项、国际顾问培训。长、短期持续职业发展项目由长期持续职业发展奖学金项目和短期持续职业发展奖学金及培训课程项目构成。前者(详见表3)旨在为在职的公立高校和私立高校英语教师提供时长为1-2年的国内学位进修课程,计划名额是150人,进修专业和方向包括:应用语言学和相关专业理学硕士学位或者副博士学位;应用语言学、TEFLTESL或者ELT硕士学位;TEFLTESL或者ELT研究生文凭课程 (PGD) 和应用发展心理学课程 (APD)。该项目由福曼基督教学院大学(Forman Christian College University)比肯哈沃斯国立大学(Beaconhouse National University)旁遮普大学 (University of the Punjab) 和阿加卡恩大学 (Aga Khan University四所巴基斯坦大学负责实施,分别开设TEFL高级文凭课程、TESL副博士课程、ELT与语言学硕士课程和TEFL高级文凭课程。后者 (详见表4) 由两部分构成:短期持续职业发展奖学金项目和短期持续职业发展培训课程项目。短期持续职业发展奖学金项目时长为4周,计划名额是240人;短期持续职业发展培训课程项目时长为1周,计划名额1010人。这两个项目开设的课程包括计算机辅助语言学习 (CALL)、测试与评价、科研方法与技能、成人教育技能与教学法 (包括教学实习课目和交流技能和英语教学相关领域的通用性课程与专门化课程 (Open & Customized Programs),包括学术英语 (English for Academic Purposes)、特殊用途英语 (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二语英语 (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英语教学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等。

自主学习中心项目计划资助四所公立大学各建一个英语自主学习中心,其中2009-2010年度1个,2010-2011年度2个,2011-2012年度1个。该项目向每所受资助高校提供150万卢比作为启动资金,同时要求被资助方提供配套资金、相应基础设施、自主学习中心工作人员 (主任1名,负责协调工作;IT专家1名,负责网站开发与维护;管理员1)及其它所需事宜。学术会议项目计划组织或者资助以英语教学为主题或者相关主题的国内和国际会议或者研讨会10场,每场会议的最高资助额度为15万卢比。科研期刊资助项目计划资助5个科研期刊以发表学术研讨会或学术会议报告与记录。科研立项资助项目计划资助5个小型英语语言教学研究项目,项目负责人从进修研究方法课程的学员中筛选。国际顾问培训项目计划从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聘请12位具有TEFLTESOL或者应用语言学博士学位的知名专家为巴基斯坦英语教师开设为期1个月的职业发展与能力建构研讨班,并要求顾问专家撰写书面咨询报告。

2: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第二阶段工作计划表

序号

项目名称

具体内容

计划目标

1

长期和短期持续职业发展项目(CPD)

a.长期持续职业发展奖学金项目(2年)

进修专业和方向包括:

应用语言学和相关专业理学硕士学位或者副博士学位;应用语言学、TEFLTESL或者ELT硕士学位;TEFLTESL或者ELT研究生文凭课程 (PGD) 和应用发展心理学课程 (APD)(对公立和私立高校开放)

150人

b.短期持续职业发展课程与奖学金项目

i.短期持续职业发展奖学金(4周)

240人

ii.短期持续职业发展课程(1周)

进修专业和方向包括:

计算机辅助语言学习、测试与评价、科研方法与技能、成人教育技能与教学法 (包括教学实习课目和交流技能和英语教学相关领域的通用性课程与专门化课程,包括学术英语、特殊用途英语、二语英语、英语教学等。

1010人

2

自主学习中心

在四所公立大学建立自主学习中心

4个

3

学术会议

组织或资助以英语教学为主题或者相关主题的国内和国际会议或者研讨会

10场

4

科研期刊资助

发表学术会议或研讨会报告或记录

5个

5

科研立项资助

资助英语语言教学研究者从事小型科研项目研究

5个

6

国际顾问培训

主持为期1个月的培训研讨班,提交咨询报告

12位

表3: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第二阶段长期持续职业发展奖学金项目明细表

第二阶段长期持续职业发展奖学金项目明细表(2010-2013)

年份

进修年限2年

每年结业人数

副博士或理学硕士学位

硕士学位

硕士文凭

2011

50

10

15

20

2012

50

15

15

25

2013

50

15

15

20

总数(人)

150

40

45

65

表4: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第二阶段短期持续职业发展项目明细表

第二阶段短期持续职业发展项目明细表(2010-2013)

序号

课程名称

目标人数

1

计算机辅助语言学习

300

2

测试与评价

200

3

科研方法与技能

300

4

成人教育技能与教学法 (包括教学实习课目和交流技能)

150

5

英语教学相关领域的通用性课程与专门化课程

300

总计(人)

1250

尽管多数工作仍在进行之中,本阶段教学改革已经取得了令人可喜的成果。长期持续职业发展奖学金项目资助的150名英语教师中19人已经毕业获得相应学位。参加短期持续职业发展项目的1250名英语教师中107人顺利结业,其中计算机辅助语言学习课程20人,科研方法与技能课程55人,英语语言教学普通课程与定制课程32人。

2.3 特点

2.3.1 自上而下,垂直管理

巴基斯坦高校是自治团体,联邦政府所属大学校长由总统担任,省属大学校长则由省督担任,日常工作由校长任命的副校长在大学董事会的领导下主持。联邦政府对高校的管理主要通过隶属于教育部的大学拨款委员会实施,其主要职责是协调各高校的工作计划,对其进行评估,并提供资金。为了加强高校管理,推进高等教育改革,2002年9月穆沙拉夫领导下的联邦政府设立了地位独立经济自主的高等教育委员会。高等教育委员会的设立为推进自上而下的高等教育改革和对高校实施垂直管理提供了坚实的体制保障。

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项目由高等教育委员会直接发起和领导,而负责具体改革方案的制定和执行的机构国家英语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English)由高等教育委员会设立和领导。国家英语委员会主席和成员均有高等教育委员会任命,其职责是制定政策,指导英语教学和英语教学改革项目的实施。国家英语委员会下设六个分委员会,即教师发展分委员会、科研与出版分委员会、测试与评价分委员会、信息技术分委员会、英语院系重组分委员会和课程与教材开发分委员会。这六个分委员会分工具体,责任明确,互相独立,共同对国家英语委员会负责,直接受其领导和管理。以信息技术分委员会为例,该委员会主要负责建设自主学习中心,开发在线英语语言教学教师培训课程和远程语言学习和测试系统,为教师和学生提供信息技术培训课程和举办信息技术研习班。

尽管这种自上而下,垂直管理的改革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干涉了高校的自治权,侵犯了教师的权威,但是能够确保各项改革政策和方案得以顺利贯彻和执行,从而加快改革进程,提高工作效率。

2.3.2 目标明确,重点突出

    高等教育委员会明确指出此次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的根本目标是使英语教学质量和英语教师教学科研能力发生质的飞跃。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国家英语委员会采取了“两步走”战略将改革分为两个阶段进行,每一阶段都制定了以根本目标为出发点的具体工作目标。例如,在改革的第二阶段,国家英语委员会就制定了四个详实的具体工作目标。

同时,为了实现这些具体工作目标,国家英语委员会制定了详细具体而切合实际的实施方案。两个阶段的实施方案均做到了重点突出,合理搭配。第一阶段实施方案的重点是教师职业能力发展项目,共计培训教师1559人;第二阶段实施方案的重点仍然是教师职业能力发展项目,计划培训教师1250人。这是由本次改革的根本目标决定的。同时,该项目的具体实施形式灵活多样,理论与实践并举,既有长期学位课程,也有短期培训课程;既有国外研修课程,也有国内进修课程;既有教学理论课程,又有教学实践培训;既有教学研讨,又有科研训练;既有通用英语教学课程,又有专门英语教学研讨。此外,两个阶段的实施方案都十分重视现代信息技术与语言教学的有机结合。

2.3.3 内外结合,面向国际

此次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的主导路线是“内外结合,面向国际”。所谓“内外结合”是指各项改革项目主要依托国内院校和专家具体实施,同时注意合理利用国外优势资源。这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改革管理和项目实施。在改革管理层面,国家英语委员会主席和成员均由巴基斯坦人担任,但是高等教育委员会同时任命一些国际专家协助其开展具体工作。在项目实施层面,第一阶段改革中的持续职业发展项目以国内进修培训项目为主,培训人数为1556人,国外学位进修项目为辅,进修人数仅有3人;第二阶段改革中该项目则全部依托国内高校和专家实施。

所谓“面向国际”是指通过资助国际会议、聘请国际专家、开展国际合作等形式加强高校英语教师与国外一流专家学者的交流与合作。首先,此次改革大力资助高校承办以英语教学为主题的国际学术会议和国内学术会议。学术会议项目在第一阶段共资助了3场英语教学国际会议。其次,第二阶段改革增加了国际顾问培训项目。该项目计划从英、美等英语教育发达国家聘请12位专家为巴基斯坦英语教师开设为期1个月的职业发展与能力建构研讨班。此外,在第二阶段改革中,国家英语委员会与美国大使馆合作,由美国大使馆资助和安排14名巴基斯坦高校英语教师接受了长达120个小时的TESOL证书培训课程。

2.4  缺陷

教学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主要涉及师资、教学和学生三个方面,其中教学包括教学大纲、课程设置、教学模式、教学评估和教学管理等方面。而这三个方面互相影响互相制约,任何一方的变化都会引起另外两方的变动。成功的教学改革必须综合平衡三者之间的互动关系,否者会导致三者关系失衡,影响改革的成效。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的重点是师资建设和教学模式。师资建设的主要方式是加强教师在岗进修和培训;教学模式改革的主要方式是积极推动计算机辅助语言教学和学习在英语教学中的应用。自主学习中心建设旨在改变学生英语学习模式,培养自主学习能力。但是,此次教改没有涉及教学大纲、课程设置和教学管理,而这三者是影响和制约教学成功实施的核心因素之一。这种做法很可能会导致整个教学系统在一定程度上失去平衡,从而影响此次教学改革预期目标的全面实现。

3.对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启示

2002年5月教育部高等教育司组建高等学校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同年8月组织召开了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座谈会,讨论大学英语教学存在的问题、改革方向与措施,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工程正式启动。本次改革由三大部分构成:修订教学大纲、改革教学内容和方法(包括教材、软件、教学方法和模式)及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采取“整体规划、分步推进”的方式展开(张尧学,2008:3)。2002年大学英语教学大纲修订工作首先启动,改刚性教学大纲为课程教学要求,2004年1月试行稿公布,2007年《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正式颁布,成为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纲领性文件。《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建议各高校根据实际情况改革课程设置、教学模式、教学评估方式和教学管理。教学内容和方法改革采取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的行动路线,先后组织实施了大学英语教学软件委托研发、大学英语教学改革试点、大学英语教学改革骨干教师培训班、大学英语教学改革扩展项目立项、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示范项目、大学英语教师网络在线培训、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巡讲活动等项目。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委员会和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项目组共同制定了《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方案》,从计分体制、成绩报告方式、考试内容和考试方式四个方面对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进行全面改革。

对中巴两国的英语教学改革进行了全面对比和分析之后,我们认为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给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启示至少应该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全面提高大学英语教师的持续职业发展能力(包括教学能力和科研能力)是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核心内容,是实现大学英语教学改革根本目标和提高大学英语教学质量的根本条件。巴基斯坦高校英语教学改革的根本目标与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最终目标是一致的,即全面提高大学生的英语应用能力,但是所采取的改革措施相差甚远。巴基斯坦教改的核心措施是全面提高大学英语教师的教学能力和科研能力,我国教改的核心措施则是改革教学内容和方法。改革初期,刘润清、戴曼纯(2003:32)就曾指出“大学英语师资队伍比15年前整齐多了,但仍然存在不少问题,如……,学历偏低,学习交流机会少,科研能力有限,等等”。“如果不对现有本科毕业的年轻教师实行脱产或者在岗的研究生教育,大学英语的教学质量及叫徐改革将受严重影响。充足的合格师资是保证大学英语教学改革成功的关键,没有教师实施改革方案,任何动听的改革设想都将付诸东流”(刘润清、戴曼纯,2003:33)。因此,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核心问题之一是教师质量问题(夏纪梅,2002)。师资建设应该成为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重中之重。

第二,加大资金投入,设立灵活多样的教师持续职业发展能力奖学金,提供多元化的教师学位进修课程和短期培训项目,是切实提高教师专业素质、教学能力和科研能力的根本途径。为提升教师的持续职业发展能力,巴基斯坦高校英语教学改革设立了长期奖学金项目(包括期限为1-2年的国外专业学位进修项目和国内专业学位进修项目)和短期奖学金项目(包括期限为4周和1周的国内短期培训课程)。而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提供的师资培训项目均是期限为1周左右的短期项目,有些还是收费项目,如高等学校英语中青年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短期培训项目内容单一,时间短暂,难以系统深入,适合技能性课程。“学历的高低与教学、科研能力直接相关”(刘润清、戴曼纯,2003:33),只有专业学位进修课程才能切实提高教师的专业素质和科研能力。因此,教师在岗进修培训应该以学位进修为主,短期技能培训为辅,只有这样才能切实提高教师的专业素质和教研能力。

第三,合理利用国际优质资源,积极开展国际合作项目,大力资助高校英语院系承办国际学术会或者资助教师参加国际学术会议是保证我国大学英语教学面向国际,是提高大学英语教师国际竞争力有效途径。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大力资助教师去英国、美国、加拿大等英语教学发达国家攻读英语教育学位,资助高校英语院系承办英语教学国际学术会议。其中,第二阶段改革还实施了国际顾问培训项目,从英、美等发达国家聘请著名英语教学专家到国内对教师进行为期1月的专业课程培训。同时,巴基斯坦高等教育委员会积极争取美国等国家的援助项目对本国高校英语教师进行短期培训。夏纪梅(2002)调查发现84%的大学英语教师没有出过国或者参加过国外外语教学研讨会,35%-40%的教师没有参加过国内教学研讨会或进修。尽管如此,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既不设立资助教师到国外攻读学位或者短期进修,也不资助承办英语教学国际学术会议和资助教师参加此类学术会议。不可否认,国内许多英语教育专家的专业素质和教研能力已经达到国际水平。但是,间接接受与直接体验还是有许多差距的。因此,只有让英语教师亲自接触和体验国外先进的英语教学理念和技术,积极参与国际学术探讨,才能有效地提升我国大学英语教师的国际竞争力。

第四,继续加强通用性英语教学,大力推进专门化英语教学和全英语教学,是切实提高大学生的国际竞争力必由之路。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的两个细节值得我们特别注意。首先,第二阶段改革的目标之一是全面提高其它人文社科专业教师的英语水平;其次,第二阶段改革短期持续职业发展项目的培训课程之一是专门化英语教学,包括学术英语、特殊用途英语等。这至少能够说明两个问题:第一,巴基斯坦联邦政府在加强高校全英语教学;第二,巴基斯坦联邦政府意识到仅靠加强通用英语教学还不能切实提高大学生的国际竞争力,开设专门化英语课程是一条有效途径。我国大学英语改革的最终目的也是提升大学生的国际竞争力,但是我们“主要通过加强通用英语来达到目的”(蔡基刚,2010:27)。参加此次教改的绝大多数高校把提高学生听说能力作为教改目标,把四级通过率作为衡量和评价教改的尺度。但是,一般听说交际能力和较强的综合应用能力都不是国际竞争力(蔡基刚,2010)。“要用英语来增强国际竞争力,我们必须让学生结合专业学习英语,也就是说要提高他们用英语开展学术研究和专业工作的能力” (蔡基刚,2010:28)。因此,在继续加强通用性英语教学的同时,我们要大力推进作为衔接课程的专门化英语教学 (即特殊用途英语教学),继而推行全英语教学,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提高我国大学生的国际竞争力。

4.结语

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是巴基斯坦高等教育史上第一次外语教学改革,核心目的是从根本上提高校英语教学质量和大学生英语综合应用能力,提升巴基斯坦高等教育在国际上的竞争力,采取的主要措施是大力资助高校英语教师持续职业发展能力项目、自主学习中心项目、学术会议项目、科研立项项目、科研期刊项目和国际顾问培训项目。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改革与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背景相似,根本目标一致,采取的措施却不尽相同。巴基斯坦高校英语语言教学改革措施对进一步推进我国大学英语改革具有重大的借鉴价值,值得我们进行更加深入地研究。

注释:

①主要参照2011年4月24日从巴基斯坦联邦政府高等教育委员会官方网站上下载的文档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Reforms Phase I (http: //www.hec.gov.hec.pk/Insi deHEC/Divisions/

QALI/ELTR/Pages/EnglishLanguageTeachingReformsPhaseI.aspx编译而成。

②主要参照2011年4月24日从巴基斯坦联邦政府高等教育委员会官方网站上下载的文档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Reforms Phase II (http: //www.hec.gov.hec.pk/Insi deHEC/Divisions/

QALI/ELTR/Pages/English%20Language%20Teaching%20Reforms%20II.aspx编译而成。

参考文献:

Aly, J.H., 2007, Education in Pakistan: A white paper (revised). Available from the Pakistan Ministry of 

Education. Retrieved April 24, 2010, from http: // www. moe.gov.pk

Kronstadt, K.A.2004, Education Reform in Pakistan [R], CRS Report for Congress.

Shamim2011Trends, issues and challenges in English language education in Pakistan[J], Asia Pacific Journal of Education, 28:3, 235-249.

蔡基刚,2010,中国台湾地区大学ESP教学对大陆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启示[J],外语与外语教学,第6期。

官忠明,2002,巴基斯坦独立后的语言问题之一[J],南亚研究季刊,第1期。

官忠明、王锐俊,2004,巴基斯坦独立后的语言规划及纷争[J],东南亚纵横,第7期。

Hayward,F.M.,2009,在不稳定政治和经济环境中的巴基斯坦高等教育转型[J],国际高等教育,第2卷第1期。

金帷(编译),2007,巴基斯坦:投入产出不平衡 高教改革喜忧参半[J],中国教育报,4月16日第8版。

刘润清、戴曼纯,2003,中国高校外语教学改革现状与发展策略研究[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夏纪梅,2002,大学英语教师的外语教育观念、知识、能力、科研现状与进修情况调查报告[J],外语界,第4期。

杨翠柏、李德昌,1999,当代巴基斯坦[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

张尧学,2008,抓住机遇,再接再厉,全面提高大学英语教学水平[J],外语界,第4期。

周戎,2004,巴基斯坦语言教育的困惑[J],光明日报,4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