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的语言与民族关系探析

发布时间: 2011-07-04      访问次数: 696

满在江1、谢妍2、艾佳2

1. 徐州师范大学 语言科学学院;2. 徐州师范大学 外国语学院 江苏 徐州 221000)

[关键词]  巴基斯坦;乌尔都语;民族认同

[摘  要]  巴基斯坦是一个有两种官方语言的多语言国家。乌尔都语作为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之一,将其作为母语使用的人数很少,但作为交际用语使用范围却是很广。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与伊斯兰民族认同有着密切的关系。文章分别从乌尔都语国语地位的确立、乌尔都语与英语的关系以及乌尔都语与孟加拉语的关系三个方面探讨了巴基斯坦的语言与民族问题。文章指出,乌尔都语国语地位的确立是穆斯林民族主义意识的必然结果,同时也和统治阶层为了维护民族统一而所采取的语言政策相关。英语和乌尔都语作为巴基斯坦的两种官方语言是殖民统治的结果,而乌尔都语至今无法完全取代英语与社会的发展,尤其是英语的全球化密切关联。而乌尔都语与孟加拉语曾经的冲突以及东巴基斯坦最终的脱离都进一步表明语言在民族意识觉醒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乌尔都语是巴基斯坦民族意识的产物,同时作为伊斯兰民族认同的象征,它又促进和增强了民族的凝聚力,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一个多民族、多语言的国家在民族统一、宗教信仰等方面的分歧和冲突。

    巴基斯坦(全称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位于南亚次大陆西北部的印度河流域。半个世纪以前曾是英属印度的一部分,在独立以前与印度是同一个国家。1947年印巴分治,巴基斯坦和印度分别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走上了独立发展的道路。

巴基斯坦是个多民族国家。随着历史的发展演变,现在巴境内存留的四个主要民族,是旁遮普族信德族帕坦族俾路支族。然而,巴基斯坦的官方用语却不是这几个民族用语之中。乌尔都语是巴境的官方语言,但乌尔都语不是巴基斯坦领土上所本来就存在的语言。乌尔都语虽是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但却是巴境内作为母语使用人数最少的语言。而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是旁遮普语。同时而曾作为英殖民地之一的巴基斯坦国,英语也得以作为其行政语言,使用较广,并且沿用至今,因此,今天的巴基斯坦是一个具有两种官方语言的多语言国家。

一、语言与民族

从语言学的角度看,民族性是语言的重要属性之一。从民族学的角度看,作为文化载体的语言在民族主义形成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二战结束后,许多的亚洲国家纷纷独立,民族与民族主义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重大问题。语言,作为民族构成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对民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历史上,争取民族独立和自由往往和争取民族语言的使用有着密切的联系,那些摆脱殖民统治的国家一般会把本国某一个民族的语言确定为官方语言。埃里·凯杜里指出,“语言是那些将一个民族区别于另一个民族的差异性的外在的和可见的标志;它是一个民族被承认生存和拥有建立自己的国家和权利所依据的最为重要的标准”。

语言与民族和民族主义关系的重要体现在于民族认同,语言是民族认同的重要基础[1]。简单地说,所谓的民族认同就是民族归属意识。一个民族,如果没有民族归属意识就不能称之为民族。而在具有共同认同感的民族内部,民族共同语的掌握与使用能够加强该民族的凝聚力,促进族群内部的联系和交流。从这一角度看,对一个国家而言,多语言的存在往往被视为影响民族意识的统一和发展的重要因素,因此,确立多语言国家例如加拿大、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国家的国语和官方语言将在很大程度上推进新独立国家的发展以及进一步增强民族独立意识。

二、巴基斯坦的语言与民族概况

巴基斯坦是个多民族国家。追溯历史,最早居住在巴地区内的土著居民为达罗毗荼人,自东北和西南来到南亚定居的移民有雅利安人、希腊人、土耳其人、波斯人、阿富汗人、阿拉伯人和蒙古人。这些居民通过长期的融合繁衍成为今天巴境内的四个主要民族,旁遮普族信德族帕坦族俾路支族。旁遮普族居住在巴基斯坦最富庶的旁遮普省,属于雅利安人种,在巴上层社会中占有统治地位,控制军政要职。务农、从军为旁遮普人的主要职业。巴军队主要是旁遮普人。信德族主要居住在信德省,属雅利安人种。鉴于信德省被誉为巴伊斯兰教的门户,信德人的工作方式更直接受到伊斯兰教的影响。信德人崇尚农业,祖辈务农。近年来,不少信德人开始经商和搞实业。帕坦族多居住在西北边境省,亦称普什图族。该族属伊朗人和土耳其人的混血种,主要从事游牧业。 俾路支族多居住在俾路支省,也有一些居住在信德省。俾路支人也是伊朗人和土耳其人的混血种,主要从事畜牧业。 

巴基斯坦是个多语言的国家。分布于巴基斯坦境内的主要语言至少有六种,占总人口数的95%以上,其他语言多达58种,但不到总人口数的5%。六种主要语言中的四种分别对应地分布于上述四个省的四个民族,分别是旁遮普语、信德语普什图语和俾路支语。

除了上述四种主要语言外,乌尔都语也是六种主要语言之一。但乌尔都语的国语地位使其区别于其他语言。乌尔都语是巴境的官方语言,但乌尔都语不是巴基斯坦领土上所本来就存在的语言。乌尔都语虽是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但却是巴境内作为母语使用人数最少的语言,而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是旁遮普语。乌尔都语的这一特殊属性使其成为巴基斯坦语言与民族关系研究的核心问题。

三、乌尔都语国语地位的确立

乌尔都语是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也是印度宪法承认的语言之一属印欧语系印度-伊朗语族印度语支分布于巴基斯坦和印度、孟加拉等国使用人口共 1.04亿左右。乌尔都语大约第20种世界上最多人使用的语言,是巴基斯坦的国语,也是印度的24种规定语言之一。如果从宏观角度来看,乌尔都语可看成是印度斯坦语(Hindustani)的一部分,所有印度斯坦语言构成世界上第四大的语言。乌尔都语跟印地语非常相似,它们之间的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前者用波斯—阿拉伯文字母书写,而后者用梵文字母书写。乌尔都语也包含许多从阿拉伯语波斯语来源的外来语,而印地语则力图保留一些较老的印度词。乌尔都语原来是德里附近讲了几个世纪的印地语的一种方言。在十六世纪,当印度处在伊斯兰教的统治下时,波斯语、阿拉伯语和土耳其语的大批词汇通过德里的军营和市场进入这种语言,这样,一种独立的方言就形成了,它用阿拉伯语文字和一些附加字母书写。那些附加字母用来表示印度和波斯语词某些特殊的音。后来,它渐渐获得乌尔都这个名称,而在伊斯兰教更进一步取得优势后,它又成为印度次大陆上大部分地区的交际语。1947年印、巴分治后,印地语成了印度的重要语言,而乌尔都语则是西巴的主要语言。包含这两种语言的旧名称“印度斯坦语”,从分治以来一般就废弃不用了。乌尔都语是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英语也是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虽然英语在精英的圈子内使用,旁遮普语也有大量的母语使用者,乌尔都语作为交际语被广泛使用。

(一)乌尔都语与民族认同

1947年巴基斯坦的建国不仅标志着一个新的政体的建立,还标志着乌尔都语(Urdu)正式成为了巴基斯坦的国语。而乌尔都语与印地语之间的冲突也是印巴分治后尤为突出的问题。

穆斯林民族主义的核心根源是伊斯兰认同,作为穆斯林的语言,乌尔都语自莫卧儿时代以来就与穆斯林政体密不可分。莫卧儿人和英国人对印度次大陆两次大规模的征服确立了权威的语言和文字。而作为次大陆穆斯林的家园,巴基斯坦一直都把乌尔都语作为自己的官方语言。

乌尔都语的语法与印地语,即印度的官方语言,非常相似。它们都属于印欧语系的印度-雅利安语支。这个语支最初是在公元前三千年和两千年前作为土语和宗教语言的梵语,由那些席卷印度河-恒河平原的侵越浪潮带进来的。莫卧儿的征服者开创了印地语和乌尔都语的历史。乌尔都语就其本质而言是一种混合语。混合语是指在语言接触频繁的地区,不同语言团体的人共同使用并作为共同交际工具的一种语言,如克里奥尔语和洋泾浜语。莫卧儿的征服者在印度的首都得里地区学会了印度-雅利安土语。进过几个世纪的变迁,这种印度-雅利安土语逐渐地被军人、官僚和商人所接受,最后演变成军营和集市上所使用的混合语。后来,它吸收了波斯语的成分,成为了行政语言。到了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逐渐产生了一种正规的、带有大量波斯语风格的文字,这种文字是用以阿拉伯文为基础的波斯文体书写,这就与以前的口语体形式完全不同。这种用波斯-阿拉伯文书写的混合语言就是如今的乌尔都语,即兵营语言[2]Urdu一词来自于波斯语,本身的意思就是“军队”。

穆斯林所使用的语言是用波斯体书写的乌尔都语,而印度教徒则主张使用印地语,这两个宗教集团都一直在强调乌尔都语与印地语的分歧,这也就造成了两种语言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乌尔都文的创立是穆斯林反对印度教徒的体现,而印地文的创立是印度教徒对穆斯林的统治做出反抗的体现 [3]。所以,乌尔都语现在成为了穆斯林国家巴基斯坦的国语,而印地语则成为了印度的官方语言。

1947年巴基斯坦建国后,发生了一系列语言冲突。在巴基斯坦,有95%的人把以下五种语言作为他们自己的母语,分别是孟加拉语、旁遮普语、普什图语、信德语和乌尔都语。东孟加拉98%的人以孟加拉语作为自己的母语,以信德语为母语的人占巴基斯坦总人口的5.3%,以普什图语为母语的人占6.6%,而以乌尔都语为母语的人则只占3.3%

鉴于乌尔都语作为行政语言的重要地位,以及作为先进文化和正式教育的独特地位,在巴基斯坦建国早期,乌尔都语的这些特征曾被用来探讨为什么是乌尔都语而不是其它更具人口优势基础的语言成为巴基斯坦的国语这一问题。然而,就算将巴基斯坦所有以乌尔都语为第一语言以及第二语言及第三语言的人的总数加起来,其总数也只占巴基斯坦总人口的14.7%。而说孟加拉语以及旁遮普语的人则分别占54.6%和28.4%。而实际上,英语也继续成为了政府和高等教育的语言。除了孟加拉语以外,那些学习读写的人更愿意去学习乌尔都语和英语。1951年时,这部分人只占巴基斯坦总人口的一小部分,但这些人去直接构成了说英语和乌尔都语的贵族阶层,并成为了印巴分治以来的统治阶层。为了鼓励巴基斯坦人接受将乌尔都语作为新民族文化的象征以及乌尔都语对于民族团结所起的重要性这一观点,巴基斯坦的领导者们一直都在强调乌尔都语的中心地位。

巴基斯坦的政治历史可以帮助我们来很好地理解为什么巴基斯坦要将乌尔都语作为国语从而形成一种中心的民族文化。巴基斯坦经历了60年的艰难的独立斗争,有超过30年的时间是处于军队独裁者的统治之下的。强烈的政治中心性以及对军队的外在依赖性成为了巩固国家团结的手段,这更加使以后的统治者强调创立这一单一的伊斯兰教文化的必要性,而乌尔都语正是其核心部分。

但是,乌尔都语不是巴基斯坦领土上所本来就存在的语言,它是一种自莫卧儿时代以来就与穆斯林政体联系甚密的语言。那么,乌尔都语为什么能够成为巴基斯坦的国语。除了民族认同的原因外,其中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自然与我们上面所提到的统治阶层的决策有关。统治阶层不仅将乌尔都语确立为巴基斯坦的国语,还一直努力试图通过各种语言政策以确保乌尔都语的国语地位不受损害。1973年的宪法就规定,各省可以教授和使用乌尔都语“以外”的其他语言,但“不能使国语的地位受到损害”。而且,宪法还规定“任何公民”可以在使用官方语言的前提下,使用他们自己的语言。因此,巴基斯坦虽然是一个多语言的国家,但由于政府的政策性因素,乌尔都语还是以国语的身份被牢牢地确定下来。正如霍布斯鲍姆所言,“执政者及精英分子所使用的优势语言,通常可以通过国民教育和其他行政措施,而在近代国家中奠立其作为国语的独尊地位”[4]

(二)乌尔都语与英语

乌尔都语与英语作为巴基斯坦的两种官方语言并存是殖民统治的结果。作为英国以前的殖民地之一,独立后的巴基斯坦仍然还继承了英语作为其行政上的一种语言,用于政府行政部门以及教育部门。政府人士、国内事务、法院以及国家的领导阶层都通过英语来处理公务。因此,英语也是我们讨论巴基斯坦语言问题的一个不可忽视的方面。

使用英语已经成为了特权阶层的象征。那些以英语为第一语言或者以英语为第二语言但说的很好的人能够有机会进入专门的英语私立学校,或更有就会进入政府机关工作。这些毕业于贵族学校的经常会成为统治精英,而他们的孩子也将接受同样的教育并走上同样的人生道路。

与许多后殖民国家一样,巴基斯坦的领导者们在早期认为英语对于乌尔都语国语地位的确立是一大障碍,应该最终被乌尔都语彻底取代在1947年的第一届教育会议上,其主席就提出“我们不应该抛弃一种能让我们轻松接触到西方科学和文化秘密的语言”。所以,为了实现普及乌尔都语但同时又不限制巴基斯坦的发展这样一个目标,一个特别机构成立了。这个机构的主要任务是将英语中的有关科学以及法律的词汇运用到乌尔都语中产生新的乌尔都语的词汇,以此来推动科技的进步。同时,政府还命令学校用乌尔都语代替英语成为授课语言,法院、立法机构以及政府部门都应该用乌尔都语作为工作语言。然而,由于英语作为全球语言的地位的上升,用乌尔都语完全取代英语地位的目标并没有实现,一大批私立英语学校不断出现,尤其是在巴基斯坦的主要城市。家长们,甚至是那些来自并不富裕家庭的父母们,都表示他们愿意不惜一切将孩子送到私立英语学校接受教育,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孩子将来会得到更好的工作前景。因此,这使得政府不能遵从民族主义的情绪而将英语取消掉。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如今的巴基斯坦乌尔都语得以以国语的地位存在,而英语仍然能够以行政语言存在。

(三)乌尔都语与孟加拉语

自巴基斯坦建国以来,由于语言的冲突而造成的民族内部的矛盾问题尤以1971年东巴基斯坦的脱离为代表,当然,造成脱离局面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不可否认的是,语言的因素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巴基斯坦建国后,统治阶层和精英分子等积极倡导和支持乌尔都语的国语地位,这无形中就形成了占有相当数量人口的东孟加拉地区所使用的孟加拉语不能受到应有的重视。早在巴基斯坦建国后的两个月内,东巴基斯坦就强烈抗议新成立的巴基斯坦国家没有对孟加拉语给予应有的重视,由此,1947年12月5日爆发了第一次示威游行,在要求给予孟加拉语应有重视的同时,也反对将乌尔都语作为巴基斯坦的唯一国家语言。第二年,一些大学的学生也进行示威游行,反对政府坚持把乌尔都语作为唯一的国语。尽管相对于数以百万支持巴基斯坦的穆斯林人民而言,使用孟加拉语的人数并不具有压倒性的优势,但他们有理由认为不能将乌尔都作为国语,至少乌尔都语不应该是唯一的国语,因为1951年的统计数据表明,全巴基斯坦只有大约3%的人把乌尔都语看作是他们的第一语言,而同时却有56%的人认为孟加拉语是第一语言。尽管孟加拉人抱怨的多是经济与政治的不平等,但是,孟加拉国每年一度纪念民族意识觉醒的仪式却是和语言相关。他们庆祝的是每年的2月21日,正是在1952年得2月21日,四名孟加拉人死于反对政府没有把孟加拉语作为行政语言而使用。因此,虽然语言不是孟加拉民族主义唯一的决定性因素,但其在民族意识觉醒中作用不可替代[5]

孟加拉语最终没有成为巴基斯坦的行政语言,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与伊斯兰民族认同有关。乌尔都语从一开始就与民族认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孟加拉语本质上说是“非伊斯兰”性质,主要体现在文字和词汇方面。孟加拉语使用的并不是经过修改的阿拉伯文字,乍一看更像是印地语,其词汇大部分派生于印度的梵语,而乌尔都语则是以阿拉伯文字为基础的波斯文体。前文指出,乌尔都语的创立是穆斯林反对印度教徒的体现,而印地语的创立是印度教徒对穆斯林的统治做出反抗的体现,因此,就这一点而言,孟加拉语要成为行政语言甚至是国语必然面临很大的阻碍。可是,为什么是否以阿拉伯语为基础会造成乌尔都语与孟加拉语的语言冲突呢?答案还是与伊斯兰民族认同相关,因为古阿拉伯语从宗教方面看是伊斯兰民族神圣的优等语言,所以阿拉伯语在巴基斯坦这一穆斯林国家必然有其重要的作用。在乌尔都语与孟加拉语发生冲突的阶段,曾有人建议用阿拉伯语作为国语,但是,英语全球化以及乌尔都语的民族认同感使得英语和乌尔都语依然成为巴基斯坦的主要行政语言。

四、结语

语言与民族紧密相连。巴基斯坦作为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其语言也是具备了多样性,这与其民族的复杂性有直接的关联。作为南亚次大陆的穆斯林国家,巴基斯坦一直以穆斯林的语言乌尔都语为其国语,这与统治阶级的政策与宗教影响有关。因此,可以说,乌尔都语是巴基斯坦民族意识的产物,同时作为伊斯兰民族认同的象征,它又促进和增强了民族的凝聚力,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一个多民族、多语言的国家在民族统一、宗教信仰等方面的分歧和冲突。然而曾作为英殖民地之一的国家,巴基斯坦一直以英语作为其行政语言。由于巴基斯坦的民族多样性,也导致了巴境内其他各种语言,如旁遮普语、信德语、普什图语等语言的广泛使用。

[参考文献]

[1]Simpson, Andrew. Language and National Identity in Asia.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100-115.

[2]理查德·F·尼罗普著、王士录译:《巴基斯坦区域手册》,载《南亚译丛》,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所,1984年,第91-92页。

[3]钱雪梅,《穆斯林民族主义的形成——以巴基斯坦建国为例》,《世界民族》,2010年第5期,9-18页。

[4]艾瑞克·霍布斯鲍姆著、李金梅译:《民族与民族主义》,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71

[5]Ayres, Alyssa. Speaking Like a Stat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 31-47.

Language and Nation in Pakistan

MAN Zai-jiang1  XIE Yan2  AI Jia2

(1. School of Linguistic Sciences, Xuzhou Normal University, Xuzhou 221000, China

2. School of Foreign Studies, Xuzhou Normal University, Xuzhou 221000, China)

Key Words: PakistanUrdunational identity

Abstract: Pakistan is a multilingual country with two official languages. Urdu, as one of the official languages, has only

 a small number of population taking it as the mother tongue, but it is widely used for the purpose of communication. 

This paper argues that Urdu as the national language is closely related to Islamic identity, basing on the discussion 

from three different points of view: Urdu as the national languag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Urdu 

and English, the debate between Urdu and Bengali. The paper points out that Urdu as the national 

language is the product of national consciousness and the language policy adopted by the ruling

 class. English as the official language of Pakistan results from the colonization and it is not 

replaced by Urdu because of the globalization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And the debate between Urdu 

and Bengali is a good illustration for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anguage 

and nation. It is concluded finally that Urdu is the product of national consciousness, meanwhile, as the symbol 

of Islamic identity, the knowledge and use of Urdu serve to unite its population in a shared national identity. The success 

of Urdu as the national language is a good illustration for a multilingual and multinational country to settle down the

 dispute resulted from the national unification and different religious beliefs.

作者简介:

满在江,男,江苏盱眙人,博士,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理论语言学和句法学。

谢妍,徐州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在读研究生

艾佳,徐州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在读研究生